首頁 > 新桂商 > 人物訪談 · 正文

峰值傳播蔣林峰:用全球渠道大數據推動動漫行業革新

2016-11-02 19:36:17作者:何美凡來源:論道網 瀏覽:
   
摘要 峰值傳播蔣林峰:用全球渠道大數據推動動漫行業革新

2016年8月18日,“2016新桂商創新創業大賽”正式啟動。本次大賽通過定量優選參賽項目,以“線上視頻路演+線下總決賽”的方式,邀請區內外投資人、企業家及專家評委進行評選,并將參賽項目BP及視頻精準推送到九鼎投資、獵云網、小飯桌、以太資本等北上廣創投媒體以投資機構,

打通區內外創投融資源。

近日,論道網對2016新桂商創新創業大賽參賽項目“峰值傳播”創始人蔣林峰進行了專訪。

“峰值傳播”成立于2011年3月,公司定位于動漫IP的全球化研發與分銷,是一家以動漫自主產品研發、動漫品牌海外分銷、動漫制片為主的動漫研發和銷售機構,2013年,被文化部認定為國家級動漫企業,被自治區文化廳評為動漫重點骨干企業。

蔣林峰,“峰值傳播”創始人,曾在廣西公安廳宣傳處任職7年,2009年創立峰值傳播最初團隊,先后與廣西新影響、廣西榜樣傳媒建立合作團隊和動漫公司。曾策劃執導廣西電視臺第一部100集動畫系列《廣西少數民族民間傳說系列》,其中《燈花兒》、《大戰人熊婆》、《尋找太陽》等獲全國優秀動畫片和“金猴獎”等獎項。原創動漫《TIME》獲2015年國家動漫品牌建設保護計劃項目。

【寫小說養團隊 打造廣西最早的二維手繪團隊】

論道網:蔣總您好,感謝您接受論道網的采訪!您以前是在廣西公安廳工作的,為何會進入動漫行業創業?

蔣林峰:我2009年從廣西公安廳辭職,一個在日本的朋友想在廣西開一家動畫公司,就跟我合作。我們創建了由6個動畫專業的實習生組成的團隊,用三個月做出一個動畫樣片,叫《最后的神域》,當時有一位廣電局領導比較看好這部作品。后來在日本的朋友覺得不適應中國的商業環境,投資不到6個月就突然撤資了。我就把這6人團隊保留了下來。

那時我完全不懂動畫,我們叫日本的合伙人買了很多動畫制作的書籍,自己學習動畫制作。當時日本新出了一款動畫制作軟件,宮崎駿用它制作了《幽靈公主》,我們就找到這個軟件學了一遍,我們當時應該算是廣西最早的二維手繪團隊。剛開始的生存很困難。我早前曾在起點網寫過一部魔獸同人小說,有近百萬的閱讀量,為了支持團隊,我晚上寫小說賺錢,白天做原創計劃,這樣撐了一段時間。

論道網:遭遇合伙人撤資、創始人資金不足的情況,您和團隊是怎么克服的?

蔣林峰:合伙人撤資以后,我們也不知道往什么方向走,就繼續做原創,當時做了一個有關中國東盟的動畫。撐了三個月,沒錢發工資,后來找到一家與接力出版社合作的影視公司,他們看了我們的作品,決定跟我們合作,幫我們解決了辦公場地和借了些錢補發工資。此后又與新影響的鄧總認識,他個人給了我種子輪融資,解決了最初的資金難題。

【業務調整 由制作商向分銷商轉變】

論道網:看相關介紹,公司目前的業務包括研發、受托制作、全球渠道發行、國內渠道聯合出品、二次元全球媒介營銷、異業授權合作等,哪些業務比重較大?

蔣林峰:就峰值傳播目前的業務分布來看,制作占百分之十九,聯合渠道出品占百分之三十多,全球渠道發行占到將近百分之三十,還有一些營銷收入。

論道網:盈利模式有哪些?

蔣林峰:一般的動畫公司盈利模式有幾種:生產型公司的制作收入,這屬于產業鏈條的制作加工部分;產品商,主要銷售播映權,在播映覆蓋獲得成功后,再進行包括游戲、玩具以及其他日用品的授權,播映收益是產品商的前端收益,授權是產品商最大的收益;如果這個產業再往上走一級就是分銷商,它連通產品商和渠道商,把更多的產品銷售到各個渠道,通過銷售來進行分成。

我們現在屬于兼任著產品商和分銷商的雙重角色。但制作仍占據一部分收益比例,理想的狀態是盡量減少制作的占比、提高產品的授權收入,使公司業務徹底向產品商和分銷商轉變。我們通過分銷不斷地積累渠道數據,將渠道數據指導于產品的研發和生產。如果只做銷售服務而不做大數據,那只能停留在提供單純的銷售服務。但通過渠道數據形成動漫產品市場的趨勢分析,以及產品研發分析,就能為更多的產品商提供規模化的產品生產導向,甚至能引導在這個領域的投資方向,這就是一個從分銷商向數據平臺的轉變。我們在這個環節面臨最大的問題是需要投入去做數據基礎,而這塊投入需要以制作業務進行補血,因此在沒有獲得新的投資之前,我們必須雙線作戰。

【走出國門 打通全球化分銷渠道】

論道網:峰值傳播為什么會定位做動漫IP的全球化研發與分銷?

蔣林峰: 這是個不斷“交學費”和不斷摸索的過程。2012年我們第一次去法國參加ANNECY動畫電影節,當時的想法是帶一個原創產品去法國嘗試預售,但第一次參展沒有任何供應數據、渠道數據,幾乎是蒙著眼睛過河,體驗了海外市場的競爭激烈和難度。雖然我們當時的產品故事有賣點,吸引了法國具有20多個電視頻道的AB GROUP公司,但是我們卻完全缺乏做產品手冊的能力和經驗,對方很失望。從那時起,我們知道海外市場的規則已經很成熟,做產品手冊要根據渠道需求來分析。

我們一方面把產品和產品研發的前端設計做得越來越有經驗,雖然還沒有建立渠道數據,但我們的研發能力也得到了一線城市的優秀動漫產品商的認可,他們甚至同意把產品交給我們代理。因此,我們重組了國際發行團隊,僅在一個月內獲得了來自奧飛等優秀產品商的10個產品代理權。我們用國內的播映數據重新做包裝,根據海外需求重新給產品進行定位,通過2015年沖擊戛納MIP COM全球多媒體交易會,與海外多家渠道商建立了較好的溝通管道。

后來,我們把全球分銷和IP研發都基于渠道數據來進行推演,因此我們也越來越需要更多的數據來輔助我們做數據研判。如果一個產品基于全球化渠道數據進行了研發,這樣的產品將在全球渠道分銷時獲得更好的銷售條件,投入產品的風險會大大降低,這幾乎是動畫產品與實拍影視相比,擁有的最大的可控制性。

論道網:峰值傳播做了哪些全球性布局?

蔣林峰:在數據庫建設上,具體包括:

·與法國ANNECY動畫電影節MIFA市場交易會建立密切的合作關系。

·由法國CMM集團籌辦的MIP TV、MIP COM等系列展展會是峰值傳播長期數據合作及參展合作陣地。

·加入了歐盟動漫協會的供應商數據庫,如果建立聯合投拍項目合作,可獲得歐洲市場發行商和歐盟媒體項目支持。

·基于戛納電影發行數據庫CINADO進行數據分析,建立對300多家動畫電視、動畫電影采購商的分析模型。并覆蓋衛星電視、數字頻道、視頻網站、DVD發行渠道等。針對發行商的年度采購量、購片類型、受眾定位、創投計劃作出對比性分析。

【打造動漫夢工坊 依托大數據和平臺體系革新動漫行業】

論道網:我們了解到峰值傳播正在打造一個全球動畫產品數據分析平臺,能為我們介紹一下嗎?

蔣林峰:我們多次使用渠道數據進行研發產品后,獲得了一個驗證:渠道數據能有效地引導產品的開發。

經過反復的項目驗證,我們發現用數據分析做產品手冊極大地提高產品手冊的研發速度和研發質量。目標產品的訴求一旦導入數據庫,首先將獲得全球的競品數據,根據競品的發行方向、渠道、類型、受眾以及衍生方向,開發新產品的結論就很容易被分析出來。

這個數據系統我們曾用于與湖南衛視鷹卡通頻道的項目合作,當時金鷹卡通想做寵物題材的動畫系列片,我們花僅在一周內就能得出詳盡的產品研發導向分析報告。金鷹卡通很興奮,覺得這個分析報告具有很大的產品研發引導性。而我們以前研發自有IP產品《TIME》,則花了兩年時間,耗資100多萬才明確了產品方向。通過這個方向的嘗試,我們在產品研發的速度比原來提升了十幾二十倍。因此,我們決定要做一個全球動畫產品數據分析平臺,就有了現在的動漫夢工坊。總的來說,動漫夢工坊是基于全球動畫產品數據進行產品導向分析,并具有海外發行推介能力、制片托管能力的數字化平臺。

論道網:動漫夢工坊會帶來哪些改變?

蔣林峰:中國的制片管理體系很混亂,大量中轉外發,中間商只做到了中間溝通的過程,很多會導致制作質量下滑。我們曾經對代理的渠道商、產品商進行了分析,采樣的27家渠道商、產品商中有74%是沒有用過任何制片管理軟件,而剩余26%用的是海外開源的軟件,并不能達到高效的制片管理效果。
動漫夢工坊制片管理平臺,可以通過完全數據化的形式管理制片過程,我們將提供一個合適中國的制片管理軟件,節省制片管理人員的成本,直接連通產品商到制作商。

另外,我們也在做制作供應商評估系統。當我們在制片管理平臺上導入大量的穩定制作項目,制作人將獲得穩定的項目流,而產品商可以直接在平臺上監管產品生產。動畫產業有較高的行業門檻,從劇本到制作到銷售有非常復雜而且專業度較高的環節流程,動漫夢工坊可以將原來的流程系統化,達到制片管理、產品數據庫、立項管理平臺等效果。依靠平臺的大數據分析和管理系統,降低產品開發的風險,節省時間和成本。

動漫夢工廠流程體系

論道網:峰值傳播目前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蔣林峰:廣西在文化產業上鮮有優勢,但東南亞區域市場,“一帶一路”的政策方向是廣西最強的優勢。我們希望能在廣西把動漫夢工坊的東南亞市場結合度做好,基于我們正在籌備的“中國東盟博覽會動漫游戲展”,把渠道、用戶的增量做好。我們雖然在國內動漫的渠道方、產品方中獲得了較多產品的代理權,但還需要進一步做好這些產品的渠道銷售工作,以實際效果解除一線城市產品商和渠道商對我們這一廣西企業的疑慮。同時,為了增強與一線城市產品商、渠道商的溝通,我們有計劃在北京建立一家分公司。

另外一個比較大的困惑是人才。在廣西培養好一個人才,他在市場上會變成稀缺資源,如果企業發展仍受限于環境基礎,人才就會流失,把資源帶走,至少會把你培養他的基礎帶走,這一點在廣西要改變的話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廣西企業要有信心 敢于跟世界接軌】

論道網: 您如何看待動漫行業的發展現狀和市場前景?

蔣林峰:國外的分級制度做得很詳細,中國之前完全沒有分級制度。中國的動漫產品銷售與國際市場之間還存在著很大的差距。美國的電視節目分級制度(包括動畫片)從1997年開始實施,動畫片的等級作為投放依據。比如TV-Y(所有兒童適宜)主要針對低齡兒童設計,保證2-6歲的兒童觀看時不會受到驚嚇;TV-G(普遍觀眾可看)雖然未必是針對兒童設計,但父母可以放心讓孩子觀看,里面幾乎沒有暴力等鏡頭;TV-Y7(7歲以上兒童適宜) 里面會有少量暴力這些動畫片需要兒童具有分辨能力等。由于沒有與海外播出制度的銜接方式,國內動畫的研發很缺少市場引導,而正因為如此,國內的動畫市場空間才存在著非常巨大的空間。

現在國內一線的渠道商正在按照國際化的標準去走,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要做全球化IP和分銷的原因。我們代理了500多個小時的動畫片發行,但真正做得好的,能夠銷售到歐美市場的并不多。每年國內將產生250部以上的動畫系列片,這將是一個龐大的可開發空間。

論道網:廣西動漫跟全國比,情況如何?

蔣林峰:從2003年到2013年,全國各地扶持動畫產業,做了很多民族或者政府類的項目,現在廣西正好在經歷這個過程。廣西比外面要落后兩三年,屬于既受到外面的影響,又不得不先進行制片積累的階段。2012年以前,廣西在動畫系列片上,既沒有制片產品經驗,也沒有找到盈利模式,很難做起來。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制作投入,部分動畫企業至少積累了一定的制片經驗,但要走向市場化,懂得接軌一線城市動漫文化產品的盈利模式,對廣西來說可能還需要至少一兩年。

廣西動漫企業要突破的話,首先應該是信心突破和視野突破。很多廣西企業走出去的時候不敢跟一線渠道溝通,認為自己現在還不行。其實信心源自于動漫企業對行業的了解,懂得產業,懂得盈利模式,敢跟一線渠道合作,利用好資源來投入好產品。僅以政府導向來做民族題材,產品的受眾定位不清晰,無論多大的投入都無法獲得持續的市場支持。我們并不反對做民族題材,但好的產品首先是具有明確的市場定位的,集中地滿足了受眾的需求,其中所典型化的民族元素才能被受眾所接受。廣西動畫企業可以開始做一些敢于跟市場接軌的東西,經過這個過程之后,再回頭來做一些更具有深度的民族題材,反而能夠成就產品經典。現在互聯網已經使世界變得更小,我們現在正籌備著中國東盟博覽會動漫游戲展,力圖將廣西的區域優勢真正在東南亞這個經濟線路上體現出來,我們廣西的企業要有這個信心,敢于跟世界接軌。

論道網:對于2016新桂商創新創業大賽,您有怎樣的寄語或期待?

蔣林峰:一開始我不知道新桂商,后來發現“新桂商”這個理念挺好的。我很認可新影響的鄧立說過的一句話:你做對的事情,堅持的話總有一天可能成功。作為廣西的企業經營者,應該主動地合力推動廣西的商業環境,這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使命。

“新桂商”們應該更開放地進行思想交流和產業交流,只抱著利己的心態去做企業,永遠不能使投資者增強對廣西的信心。相信我們新桂商總能在原來較弱勢的壓力環境下成長起來,做出我們自己的性格和特點!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創/
  • 推薦
快乐赛车开奖软件下载